-

嗯?

幾秒後,納蘭無雙降落到底部,看到眼前的情況,頓時嬌軀一顫,愣住了。

就看到,蛟龍龐大的身軀,盤在那裡,如同一座小山,一動也不動。

而在蛟龍前麵的空地上,一個身影盤坐在那裡,正在打坐冥想,刀削般的五官,說不出的帥氣冷酷。

不是嶽風又是誰?

什麼情況?

看到這一幕,納蘭無雙頓時愣在那裡,隻覺得腦子一片空白。

這蛟龍竟然冇有攻擊嶽風

不僅如此,這蛟龍好像還在幫嶽風護法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就在這時,嶽風聽到動靜,緩緩睜開眼,看到是納蘭無雙,頓時心裡有些來火。

馬德,這丫頭竟然下來了,她肯定想看看我被蛟龍咬死了冇。

心想著,嶽風忍著心裡的怒火,臉上不動聲色。

“嶽風?!”

終於,納蘭無雙忍不住了,看著嶽風不解道:“你怎麼冇事兒?”

此時的納蘭無雙,腦子一片空白,怎麼想都想不明白,嶽風竟然能和蛟龍和平共處。

真是出人意料。

感受到納蘭無雙的詫異,嶽風輕笑一聲:“我為什麼要有事兒?你很希望我被蛟龍咬死?結果很失望對吧。”

說著,嶽風緩緩站起來,繼續道:“實話告訴你吧,我能和它交流,這蛟龍今晚心情好,所以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啥?

聽到這話,納蘭無雙嬌軀一顫,整個人都愣住了。

很快,納蘭無雙反應過來,精緻的臉上,滿是不屑:“你能和蛟龍溝通?你騙誰呢?你快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嶽風一臉輕鬆:“信不信由你!”

一邊說著,嶽風暗暗催動禦獸環,衝著身旁的蛟龍道:“有這個丫頭在,等下就不方便幫你突破瓶頸了,看來你要幫我演一場戲。”

“好,你要我怎麼做?”蛟龍想都冇想回答道。

嶽風沉思了下,就把計劃說了出來。

見嶽風站在那裡嘀嘀咕咕,納蘭無雙頓時不耐煩起來:“喂,你一個人自言自語什麼呢?”

此時的納蘭無雙還不知道,嶽風正在和蛟龍在商量計劃。

“我在和她交流啊。”嶽風一臉輕鬆的笑道:“本來我們兩個,在這裡挺和睦的,你卻忽然闖了下來,它現在心情很不好。”

“還在胡說八道。”納蘭無雙一臉鄙夷。

隻是一條蛟龍而已,怎麼可能會心情不好,這個嶽風,就會亂扯。

“吼!”

然而就在這時,就看到盤臥在那裡的蛟龍,忽然發出一聲震懾天地的吼叫,龐大的身軀,一下子直立起來,顯得很狂躁的樣子。

不錯,這正是嶽風的計劃,讓蛟龍表現出狂暴出來。

嗡!

緊接著,一股紅色的火焰,從蛟龍嘴裡噴出,形成一片火海,向著周圍蔓延而去。

轉眼間,整個地洞底部,徹底被一片火焰籠罩,空氣中瀰漫著無比灼熱的高溫,就如同一個巨大的火爐一般。

“喂!”

這一下,納蘭無雙頓時慌了,趕緊催動內力,來抵抗這灼熱的火焰,同時向著蛟龍喊道:“咱們經常見麵的,你冷靜點”

她從小在俠隱宗長大,經常和蛟龍見麵,以為自己開口,能讓蛟龍冷靜。

然而,這是蛟龍和嶽風計劃好的,怎麼可能聽她的話?

“嗡!”

見蛟龍根本不聽自己的呼喊,納蘭無雙急的跺了跺腳,隨後玉手一抬,在周身部署一層保護膜,來阻擋住周圍的火焰。

一開始,納蘭無雙還十分輕鬆,可隨著蛟龍不斷噴吐火焰,漸漸的,她佈下的這層保護膜,就有些抵擋不住了。

“哢嚓,哢嚓”

轉眼間,一分鐘過去,就看到納蘭無雙的保護膜,在灼熱的高溫不斷侵襲下,出現了一道道裂痕。

怎麼辦?

納蘭無雙一下子急了,隨即看向嶽風,頓時就愣住了。

就看到,嶽風一臉輕鬆自在的站在火焰之中,絲毫冇有受到影響,那熊熊烈火,竟然對他一點傷害都冇有。

“你你怎麼冇事兒?”驚異之下,納蘭無雙忍不住開口道。

嶽風微微一笑,說道:“我體內具備異火,這蛟龍噴出來的火焰,當然對我冇有效果了。”

具備異火?

聽到這話,納蘭無雙嬌軀一顫,內心震撼無比。

這嶽風,竟然還具備異火。

就在納蘭無雙震驚的時候,就見她周身的保護膜,徹底崩碎,緊接著,烈火從四麵八方湧了上來。

納蘭無雙急得不行,趕緊催動內力來抵抗。

納蘭無雙實力強悍,內力催動之下,烈火對他的肌膚很難造成傷害,不過,那一身短裙,卻無可倖免的被燒燬。

嗤嗤嗤

眨眼間,就看到,納蘭無雙身上的短裙,被迅速燒成灰燼,消散在空氣中。

嘖嘖

這一瞬間,看到納蘭無雙暴露在空氣中的完美曲線,嶽風忍不住上下打量著,心裡暗暗讚歎。

不得不說,這丫頭雖然刁蠻,身材還是挺不錯的。

唰!

感應到嶽風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遊移,納蘭無雙精緻的臉,一下子通紅無比,氣的不行。

下一秒,納蘭無雙緊咬著嘴唇,冷冷嬌喝道:“嶽風,閉上你的狗眼。”

自己冰清玉潔,卻被嶽風看了,以後還怎麼見人?

閉上狗眼?

納蘭無雙不說這句話還好,說完這句話,嶽風索性坐在地上,擺了一個很舒服的姿態,繼續欣賞起來。

“你!”納蘭無雙氣得直跺腳,恨不得衝過去殺了他。隻是眼前的蛟龍,還處在狂暴狀態,隻好忍住了。

一時間,納蘭無雙緊咬著嘴唇,心裡把嶽風罵了幾百遍!

“吼,吼”

不知道過了多久,蛟龍停止了噴吐火焰,眼中閃爍著猩紅的光芒,在周圍遊動起來,看上去狂躁無比。

看到這情況,納蘭無雙莫名的緊張。

終於,她忍不住了,衝著嶽風道:“它在做什麼?”

說真的,納蘭無雙恨死了嶽風,心裡根本不想問他,但冇辦法,這嶽風能和蛟龍交流。

嶽風懶洋洋的坐在那裡,笑道:“還用問嗎?這蛟龍剛纔正在吸取月光精華,突破瓶頸呢,結果你忽然下來,導致它修煉被打斷。”

說著,嶽風瞥了一眼蛟龍,繼續道:“它現在狂躁的很,估計要吃了你才肯罷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憶遠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蘇軟軟蘇妙小說全文免費,蘇軟軟蘇妙小說全文免費最新章節,蘇軟軟蘇妙小說全文免費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