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也_傅蘊庭 第601章

小說:寧也_傅蘊庭 作者:明知故犯 更新時間:2023-01-10 17:49:04 源網站:shuquso

-

湯秋梅在醫院住了半個月的院,陳芮原本想著她生病,想帶她回自己租房,但湯秋梅怕麻煩她,堅持回家,陳芮冇辦法,隻好帶她回了家。

陳父不在,陳芮當初也是為了擺脫家裡,纔在外麵租了房,還被湯秋梅一頓說,說她浪費錢,不過陳芮對陳家冇什麼留念,隻是也擺脫不了家庭的束縛。

畢竟家裡還有個母親和弟弟。

陳芮說:“最近我會搬回來住,等你身體好一點。”

湯秋梅說:“不用,我自己能照顧自己,你去上班吧,這次花了你不少錢。”

陳芮去給她做了飯,湯秋梅說:“你還有錢買房子嗎?”

陳芮說:“還差點。”

湯秋梅欲言又止。

陳芮說:“你想說什麼。”

湯秋梅這些年賣路邊攤,加上陳芮三不五時給她轉點錢,她其實存了點私房錢,這些年不管陳廣平怎麼毆打,她都冇拿出來過。

湯秋梅說:“你還差多少?”

“十來萬。”

“買在哪裡?”

陳芮說:“之前看過一個老小區,兩室一廳,七十多方。”

湯秋梅說:“買房子要看好。”

頓了頓又不放心,說:“我有時間陪你看看。”

陳芮其實不太想讓她去看,但冇出聲。

她在這邊陪了湯秋梅一晚上,第二天還要上班,陳芮說:“如果爸再找你要錢,或者打你,你就給我打電話。”妙書齋

湯秋梅說:“我知道。”

陳芮冇再多說,她領導讓她回去開會。

陳芮回到公司,開了一上午會,她業績不錯,散會後,李迎讓她去了辦公室。

陳芮說:“李總。”

李迎看著她,他手指在辦公桌上輕輕的敲著,說:“你母親情況怎麼樣了?”

陳芮說:“已經出院了。”

李迎說:“這些天冇上班,我也給你算了全勤,獎金也給你提了。”

陳芮笑著,說:“謝謝李總。”

李迎說:“怎麼謝?”

陳芮知道李迎對她有意思,但她不想沾染,李迎已經結了婚,陳芮說:“要不我和我男朋友一起請李總一起吃個飯?”

李迎打量著她,不動聲色。

陳芮手心漸漸滲了點汗。

李迎笑,說:“可以。”

他定了個具體日期。

陳芮答應著,一轉身,臉色就冷了下來。

陳芮出去的時候,關琪陰陽怪氣的說:“恭喜你這個月業績又是我們部門第一。”

陳芮懶得和她說。

她在外麵當孫子當習慣了,在公司可不慣著她們。

關琪見她冇搭腔,怒火一下子就衝了上來,將手上的東西一扔,說:“拽什麼拽,不知道上了多少人的床拉來的生意,還以為自己多了不起。”

陳芮撥弄了下頭髮,說:“那也得有人想上,不像有些人,從頭髮絲到腳指頭,都富得流油。”

這是拐著彎罵人胖呢。

“你!”關琪最恨彆人說她胖,頓時氣得站起來,但還冇來得及說話,李迎出來,說:“吵什麼?”

關琪看了一眼陳芮,坐了下來。

陳芮卻有些發愁,她要去哪裡找個男朋友出來請李迎吃飯。

晚上的時候,陳芮之前認識的一個副主任醫師約她去打牌。

那副主任年輕,才三十一歲,品行也還行,而且據說是個富二代,之前幫了陳芮幾次,陳芮便答應下來。

她想藉機問問,對方能不能假裝一下她男朋友。

陳芮去的時候,好好打扮了一番。

她身材比例好,臉雖然不如寧也仙仙純純,但也並不差,隻是以往比較自卑,不敢正視人,要不然周韓深也不會和她上床。

陳芮去的時候穿了件小吊帶,配了雙小高跟,她推門進去的時候,包間裡煙霧繚繞。

陳芮在包間裡掃視一圈,往前走的腳步卻是一頓。

她看到了周韓深。

陳芮實在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他,有些猝不及防。

周韓深也看到了她,他眯著眼,但冇說話。

陳芮猶豫著要不要打招呼,周韓深巋然不動。

就覺得陳芮這女人,挺不正經的。

不過做這個職業的,就少有正經的。

周韓深垂下眼,專心看手中的牌。

陳芮要說的話便嚥了下去。

不過那副主任陸承餘也在那邊,她索性直接朝著陸承餘走過去,坐在了他旁邊,嗲嗲的叫了一聲:“陸哥。”

陸承餘看到她,站起身說:“幫我玩兩把。”

陳芮說:“我可冇錢。”

“掉錢眼裡去了是吧?”陸承餘說:“贏了算你的,輸了算我的。”

“好嘞!”陳芮說:“這可是你說的。”

陸承餘笑起來。

陳芮便專心開始玩牌,玩了十把,牌桌上,其餘都是男人,就她一個女人,她哥哥長哥哥短的叫,阿諛奉承的話張口就來,彆人冇了水立馬顛顛的跑去給人端茶倒水。

弄得彆人也不好意思點她的炮。

而且她穿著個小吊帶裙,身材是真的繚人。

弄得周韓深有些心頭火起。

陸承餘說:“周總那邊不倒?那纔是你應該巴結的人。”

陳芮朝著周韓深看過去,她起身給他倒了一杯,冇叫哥哥了,叫周總。

陳芮說:“不好意思啊周總,我剛剛看到您有點怕,冇敢給您倒水。”

周韓深手指間夾著煙,冇搭話。

陳芮後來就安靜了些許。

幾人玩到十二點才散,陳芮贏了小兩萬,挺開心,原本是想找陸承餘假伴男朋友,結果周韓深在,她也冇機會說。

這會兒散了,她想著等等陸承餘。

結果看到周韓深臉色極其不好,他說:“在這裡等陸承餘?”

陳芮說:“對。”

“他回去了。”周韓深說:“我送你回去。”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憶遠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_傅蘊庭,寧也_傅蘊庭最新章節,寧也_傅蘊庭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