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伊然抬起頭,大片的雪花落在了透明的雨傘上,看起來美麗極了。

在一旁的林希凱先反應過來,他急忙站起來,一心隻顧著鋪在厲寒軒的懷裡。

“爸爸!”他軟軟糯糯的聲音在墓園迴響。

林伊然起身及時的提醒了他,在墓園裡需要安靜。

厲寒軒穿著一件格子毛呢大衣,一米八幾的身高撐著傘,完全的遮住了雪花落在他們的身上。

他骨節分明的手緊緊的握著雨傘的傘柄,很怕這大雪濕了林伊然的頭髮。

側過頭看向眼前的女人,厲寒軒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你們也來看林叔叔和阿姨。”

來看她的父母?

這個是林伊然聽到最差勁的藉口了。

而林叔叔和阿姨,這兩個稱呼讓林伊然感覺到熟悉又陌生。

在他們結婚前,厲寒軒一直這樣稱呼自己的爸爸媽媽。

在他們結婚後,帶著恨意的厲寒軒,隻有在關鍵場合,纔會叫林伊然的父親為爸爸。

私下,厲寒軒對她提起父親時連林叔叔這個稱呼都不會提起。

那個時候林伊然不止一次感歎過厲寒軒的冷漠。

他救了林氏集團不假,對自己父親的尊重也完全冇有。

林伊然抿著唇,想起過去的事情,隻覺得心酸。

她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厲寒軒,突然想起在來墓園之前,已經在家門口見到了白婧柔。

剛見到白婧柔,現在厲寒軒又跟著來了墓園,林伊然不想把這一切想的太過於巧合。

事實偏偏就是這樣。

兩個人像是有預謀一樣,讓林伊然有些措手不及。

她轉過身背對著厲寒軒,再次蹲了下來整理著自己帶的食物,對於厲寒軒也冇有過多的理會。

媽媽最愛吃家裡的保姆做的蛋卷酥,林伊然千辛萬苦聯絡到了之前的保姆,向她學習了蛋卷酥的做法。

不知道合不合媽媽的胃口,這是林伊然現在唯一能做的事。

墓園的管理員來檢查,看到厲寒軒時,主動迎了上來:“厲總,您又來了!”

“是。”厲寒軒輕聲的迴應著。

他站在原地冇有退後,他手裡的傘一直擋在林伊然的身上,完全不顧自己的衣服上已經落滿了雪花。

正在擺放蛋卷酥的林伊然停下了動作,她聽到了什麼?

厲寒軒,又來了?

為什麼要用又這個字?

她不可置信的回過頭看向管理員。

管理員反應很快,他撓了撓頭,向一頭霧水的林伊然解釋道:“這幾年,逢年過節厲總就會來看他的嶽父嶽母。連墓碑附近長的雜草,都是厲總親手摘除的。作為女婿有這樣的孝心,林先生林夫人也會高興的。”

林伊然轉過身,低垂著眼眸看著墓碑旁邊。

所以今天的厲寒軒並不是有意跟蹤她,也不是和白婧柔有什麼利用她的計劃。

他是來看自己的爸爸媽媽。

正如墓園的管理員說的一樣,逢年過節他都會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憶遠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最新章節,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