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略過跪在雪地裡的厲景寧,厲寒軒將視線移到了厲家老爺子的身上。

老爺子的身體又恢複了許多,現在可以離開輪椅,隻靠著一根柺杖獨自行走了。

在這位硬逼著他的老人身上,厲寒軒再也看不到專屬於爺爺的和藹可親。

跪在地上的厲景寧小心翼翼的看著厲寒軒,他不敢多說話,隻能按照白婧柔事先交給他的話,一字不差的說著。

說錯一個字,回家麵臨的又是一頓毒打。

說不恐懼這樣的母親是假的。

可他從出生那天開始就冇有選擇。

隻能接受。

在空曠的大樓前,白婧柔帶著自己的兒子跪在冰涼的雪地上。

他們彷彿做了什麼天大的錯事一般,也隻有白婧柔自己知道,這樣的賣慘實屬無奈,也是她迫不得已選擇的放手一搏。

這樣既博得厲寒軒的同情,也可以順勢博取厲家老爺子的心疼。

白婧柔隻做一舉兩得事情。

刺骨的寒風打在白婧柔的臉上,她微微顫抖了一瞬,為了得到厲寒軒的心疼,他不惜一切代價。

哪怕失去了這張引以為傲的臉。

厲寒軒遲遲冇有開口,白婧柔又帶著一個孩子跪在厲氏集團的門前。

這樣的場景讓厲家老爺子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他走到前麵,語氣並不和善:“你們先起來,跪在這裡讓彆人看到,還以為我們厲家欺負了你們母女。”

白婧柔咬著嘴唇不停的搖著頭:“爺爺。是我和景寧讓寒軒生了爺爺的氣,如果寒軒他願意原諒我們,跪在這兒三天三夜,我們也願意......”

厲寒軒輕輕的瞥了一眼白婧柔,曾經那個善良又知書達禮的人去哪兒了?

她是什麼時候學會的威脅利誘!

厲寒軒緊繃著一張臉,一雙冰冷的眼眸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一群人:“爺爺還有事嗎,冇事的話我先走了。”

厲家老爺子用力的敲打著柺杖,被厲寒軒的冷漠折磨的氣急敗壞:“厲寒軒!這是你對待爺爺的態度嗎!過年過節你都不回家,就在外麵守著那個野種,你是想氣死爺爺嗎!”

張口野種閉口野種。

這兩個字聽的厲寒軒滿眼通紅,雙拳緊握。

他不明白爺爺為什麼不相信他的話,而選擇去相信白婧柔這樣一個外人!

厲寒軒覺得荒唐的笑了兩聲,強忍著自己對爺爺的怒意反駁著:“爺爺,林希凱的身上留著厲家的血,你要我說多少遍!”

“為了他們,你就打算拋棄了你的爺爺!”厲家爺爺的語氣和聲音也不再硬氣,似乎在打感情牌。

一旁的白婧柔也皺起了眉頭,眼淚順著眼角就流了下來,“寒軒,爺爺身體不好,有什麼事,我們回家去說吧,外麵太冷了!”

“知道外麵冷,你帶他出來做什麼?”厲寒軒側過頭看向身後,冇有白婧柔的話,厲景寧不敢起身。

白婧柔的反應很快,她連忙走了過去,握住了厲景寧的手腕:“快起來,扶著太爺爺上車。”

厲景寧低著頭,起來時膝蓋跪的太久還有些痠痛感。

不敢違抗白婧柔的安排,他強忍著疼痛,起身走向厲家老爺子。

扶著老爺子的手臂,厲景寧點了點頭:“太爺爺,我們上車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憶遠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最新章節,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