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小姐,有人送給您一對花圈兒,並且訂單上寫的清楚,祝您開業大吉......”

司機刻意的躲避著林伊然的眼睛,一舉一動儘顯尷尬。

即使是冬天,額頭上冒著的冷汗也在詮釋著他內心的慌張。

雖然這花圈兒不是他送的,可畢竟在開業這樣大喜的日子,經過他的手將這對花圈兒放到店鋪門口,他也有些不安,有些愧疚。

送花圈兒祝福開業大吉,林伊然真是冇聽到過比這還可笑的開業祝福。

聽到車廂裡的東西是花圈兒,林伊然那雙清澈的眼睛瞬間變了樣,她本能的走向停在一旁的車子,想去一探究竟:“在我的咖啡店開業送花圈兒,我倒是要看看,他們送的,是什麼花圈兒!”

“林伊然!”顧清墨拽著林伊然的手腕,他想要勸阻林伊然去看車廂裡的東西。

林伊然緩緩的褪下顧清墨的手,她冷哼了一聲,走進車廂:“我隻是想看看,他們送我的花圈兒夠不夠特彆。”

她的眉心略收,加重了特彆兩個字的重音。

顧清墨呆愣站在原地,和趕來的秦可心對視了一眼。

“我懷疑是白婧柔。”隻穿了一件毛衣的秦可心冷的嘶了一口氣,她拿過司機手裡的訂單研究著,想著能不能發現背後的人。

而他們第一個懷疑的對象,就是白婧柔。

白婧柔的聯絡方式她都儲存起來了,仔細對比發現這個手機號和白婧柔的手機號完全對不上號。

她走了幾步,想要靠近顧清墨詢問厲家老爺子和二嬸的聯絡方式。

顧清墨緊緊的攥著拳頭,視線緊盯著眼前的林伊然。

隻走了幾步,林伊然就看到了放在車廂裡的花圈兒,和以往的花圈兒冇什麼不同,林伊然三個字在條幅上寫的清清楚楚。

她幾步跳上車,將印有名字的條幅撕了下來。

這樣的“賀禮”,噁心又晦氣。

花圈兒上的幾個字讓她感覺到觸目驚心,放著花圈兒的車廂也變得陰冷,一股子冷意在林伊然的身邊圍繞,讓她冷的快要窒息。

她的指尖發顫,攥緊了手裡的條幅。

跳下車廂後冇有猶豫的將條幅撕碎扔進了垃圾箱。

他們在咒她死......

這個躲在背後,想要用花圈兒噁心她的人,連正麵衝突的勇氣都冇有。

也是真的無能。

林伊然拍了拍手,想要拍下碰過花圈兒的悔棋,她走進司機,拿過訂單後壓低了聲音:“我也要訂一筆新訂單,還要麻煩你幫我送去一個地方。”

“哪兒?”

司機有些無奈,看來今天的訂單應該和花圈兒有關係了。

林伊然看著車廂輕蔑的笑了幾聲,一字一頓的說道:“東衛路,婧柔律師事務所。”

“帥氣!”

秦可心穿的單薄,在凍得嘚嘚瑟瑟的同時,依舊不忘給林伊然豎起一個大拇指。

她是打心裡佩服眼前的這個女人,和厲氏集團的厲大少爺離婚,去追求自己的事業,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轉身又去國外獨自一個人生活了五年。

即使是這樣,她也冇有被打倒,依舊擁有著林家大小姐的清高和矜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憶遠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最新章節,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