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她無情也好,怨她無義也罷。

今天這般冷漠的林伊然,都是被這些曾經傷害過她的人逼出來的。

林伊然的話音剛落,就看到了白婧柔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

她知道,白婧柔聽到她的話,此時此刻是打心裡開心的。

而在白婧柔身旁的厲寒軒全程沉默不語,他的眼神複雜的看著林伊然的身後。

林伊然順著他的視線側過身看了一眼,穿著長款白色羽絨服,帶著熊貓帽子的林希凱正呆呆的站在門口。

“媽媽......誰把我的雪人弄壞了。”看到眼前隻剩下一半的雪人,林希凱嗚嗚了幾聲,聲音已經聽出來有些哽咽,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聲來了。

他和言霖叔叔堆了一那麼久的雪人,現在就這樣被破壞了。

隻是想一想,小小的林希凱就會覺得委屈。

穿著林伊然同款羽絨服的言霖從單元門走出來,他無視著眼前的厲寒軒和白婧柔,半蹲下身子將圍巾係在了林希凱的脖頸上。

抬頭與林伊然對視了一眼,又寵溺的把林希凱抱了起來:“沒關係的,等一會兒我們和媽媽一起,再堆一個更大的雪人好不好?”

“嗚…好…好!”林希凱抱著言霖的脖頸,貼在他的身上身體微微顫抖著,為了不讓林伊然擔心,即使委屈的想哭,林希凱也會乖乖的調整好自己。

聽到了林希凱含糊的回答,言霖笑著走向了林伊然,他禮貌的對著厲寒軒的點了點頭:“伊然,他們是你的朋友嗎?”

林伊然瞥了一眼身旁的兩個人,將林希凱從言霖的懷裡接了過來,語氣冰冷:“不是。”

不是朋友。

絕對不是朋友。

不提白婧柔,她和厲寒軒之間怎麼能算是朋友?

聽到林伊然的回答,厲寒軒的唇角緩緩勾起一抹弧度:“我們不是朋友,我和林伊然應該是青梅竹馬。”

林大小姐還做了回答,在他看來這並不是件壞事。

厲寒軒想在這個陌生的男人麵前展示自己和林伊然的關係,又小心謹慎,生怕自己哪一句話說的不對,林伊然會對他厭煩。

他隻能避開了自己和林伊然三年的婚姻關係,說了一個不會輸的答案。

和林伊然是青梅竹馬這件事,他倒是冇什麼可隱瞞的。

趴在林伊然懷裡的林希凱逐漸平複了情緒,他稍稍側過頭看向厲寒軒,吸了吸鼻子。

他想了想,撅著小嘴巴說道:“叔叔,你是許願池的那個叔叔嗎?”

都說童言無忌,可林希凱的話讓林伊然的心還是微微顫了一下。

原來林希凱和厲寒軒,早在F國就見過麵了。

言霖的臉上帶著笑意,攬著林伊然的腰間,又順手將林希凱的帽子壓下來些:“厲總,我們剛剛搬家,家裡有些亂冇辦法邀請你們上去坐坐,這天有些冷,我們就先回去了。”

厲寒軒眉頭緊蹙,站在原地的他攥緊了拳頭。

不邀請他上樓坐坐,他也去坐過了。

林伊然走在了言霖的前麵,剛走了幾步,她又停下了腳步回過頭看向白婧柔:“厲總,麻煩你回去查一查,車裡是否被人安裝了定位跟蹤器,我不想因為你自己的視而不見影響到我。”

看著“一家三口”離開的背影,厲寒軒的心像是撕裂一般的疼痛。

他看了一眼被白婧柔弄壞的雪人,微微皺著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憶遠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最新章節,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