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到商討出結果,也是白婧柔該躲在角落哭泣的時候。

白婧柔回到了厲氏集團,坐在車裡的她照著鏡子,發現臉上的痕跡有些淡了,她咬著牙對著鏡子打了自己一巴掌。

看著臉上清晰的痕跡,她拿出了一旁的口罩戴上了。

走進厲氏集團直奔厲寒軒的辦公室。

和她想像的一樣,厲寒軒早早就在辦公室研究著公益活動的方案。

厲寒軒坐在椅子上,一身黑色西裝熨的筆挺看不出一絲的褶皺。

他低垂著眼眸研究著麵前的方案,聽到開門的聲音才淡淡的瞥了一眼門口的白婧柔。

白婧柔一言不發的走進厲寒軒,冇有選擇坐在辦公桌前的椅子上,而是靠近了厲寒軒。

厲寒軒煩躁的抬起頭,緊擰著眉宇看著戴著口罩的白婧柔:“怎麼了。”

“我去給伊然送邀請函了。”白婧柔的聲音故作哽咽,抬起食指擦拭著眼角的眼淚。

彷彿給林伊然送份邀請函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厲寒軒合上手裡的方案,眸光逐漸暗了幾分:“到底怎麼了。”

“寒軒......我好意的邀請林伊然來參加活動,葉思韻從院子裡精緻的衝向我,當著林伊然的麵就打了我一耳光......”白婧柔緩緩的摘下口罩,眼角的眼淚適時的低落下來。

在厲寒軒麵前儘力偽裝成委屈的模樣,也是想給自己徹底洗白。

畢竟給林伊然送邀請函是真的,被葉思韻打了一耳光也是真的。

委屈倒是談不上,比起她打林伊然的那個耳光,受傷的葉思韻力道反而輕了一些。

白婧柔不在乎這個耳光,她早晚要讓葉思韻還回來。

厲寒軒微微皺著眉,他瞥了一眼白婧柔的臉,發現她臉上的手指痕跡確實清晰明顯。

如果白婧柔說謊冤枉林伊然打她,厲寒軒是萬萬不信的。

可她委屈的說是被葉思韻打了一耳光,厲寒軒倒是不知道該如何辯解。

厲寒軒背靠在椅背上,麵露難色:“你說了什麼難聽的話。”

“我真的冤枉啊,我是真心的想要邀請伊然來參加活動的,這對於剛入設計圈的她,是一個展示自己的機會啊。”白婧柔楞了一下,往退了幾步連連喊冤。

厲寒軒漫不經心的拿起桌上的咖啡,微微低頭抿了一口:“你冇有對林伊然說過分的話,葉思韻是不會輕易動手的。”

白婧柔的臉色鐵青,她捂著自己的臉頰,無法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這句話。

自己臉頰上的巴掌印如此清晰,他的話語裡卻還是護著林伊然,護著葉思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憶遠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最新章節,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