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家老爺子是隻老狐狸。

即使他聽懂了林伊然話語裡的真正意思,也不會將情緒表露在臉上。

不是他的脾氣好,而是他懂得控製自己的怒意。

他知道,人在憤怒的時候,智商是零。

為了不讓彆人抓住自己的把柄,他隻能控製著自己的情緒。

他坐在林伊然的椅子上,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林伊然一番。

林伊然曾經是最敬重他的。

如今在林伊然的眼神裡,卻再也看不到這種敬重。

反倒是多了一絲的......

厭惡和憤怒。

他微微皺起了眉,向後靠在了椅背上:“當初厲寒軒將林氏集團讓給你的時候,我就和你有過約法三章。而你一次又一次的靠近厲寒軒,勾引厲寒軒,是把我的話一而再再而三的當成耳旁風?怎麼?這個林總你是當的厭煩了!”

林伊然抬起眼眸,這一次不再有任何恐懼的盯著眼前的老人。

想起他對自己,對林希凱,對外公所做的一切,林伊然用力的攥緊了拳頭。

她學著厲家爺爺的模樣,暗暗的調整好自己的情緒。

幾秒鐘後,平靜下來的林伊然才緩緩開口:“爺爺,我和誰見麵,和誰吃飯,是我的自由。今天您坐在這裡,我尊重你纔會選擇留出十分鐘的時間聽你說話。如果換做厲氏集團的任何一個人來給我上課,我都會第一時間請他離開。”

“林伊然!你怎麼能這麼跟爺爺說話!”

坐在輪椅上的白婧柔似乎忍不住了,她當然不能放過巴結厲家爺爺的機會。

林伊然緩緩的回過頭,她緊鎖著眉宇看向白婧柔,輕蔑的哼了一聲:“我和爺爺說話,白律師突然插嘴,倒顯得知書達禮的白律師很冇有禮貌。”

“林伊然!”厲家老爺子已經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他抬起右手用力的敲著桌子,大聲的嗬斥著麵無表情的林伊然。

他的左手握著柺杖,愈發的用力,似乎將所有的怒意都發泄到柺杖上。

林伊然緊了緊眉,目光冰冷的的看向厲家爺爺愈發用力的手。

她不想再回憶被這個柺杖打的遍體鱗傷的那個雨天,也不想再回憶起從台階上滾落,孩子慘死在腹中的那一夜。

可越是不想記起,那些記憶就像是著了魔一般,不停的出現在她的眼前。

林伊然死命的咬著嘴唇,一股血腥味在口中肆意的蔓延開來。

她勉強的擠出一抹自嘲的微笑,有著弧度的卻隻有嘴角,在她的眼裡看不到一絲的笑意。

林伊然向前走了幾步,雙手拄在辦公桌前,眼神憤恨的怒視著眼前的老人:“爺爺,你該不會還想用這根柺杖打死我肚子裡的孩子吧?可惜你再做不到了,因為那個孩子在你的冷漠下徹底的離開了這個世界......是你!讓她還冇來得及見過這個世界,就離開了......”

站在原地的老人目光逐漸低沉,他死死的盯著林伊然。

在林伊然的步步緊逼的話語下,他的神色也變得不安起來。

林伊然艱難的扶著桌子,她猛地抬起頭,再次看向這個頭髮已經花白的老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憶遠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最新章節,厲先生又在追妻了全文免費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