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此情景,丁哲知道,和這群人聊不出什麼來了。

便起身上樓了。

而在他的身後,明書媛則是用無奈的目光看著他的背影。

由於丁哲的缺席。

剩下會議的內容,丁哲便不知道了。

隻是在大約一個小時之後。

丁哲聽見明書媛拍了拍手說道:“就這樣,大家散會各自去準備吧……”

“好!”

“冇問題,公主……”

所有的人都轟然回答。

而這期間,尹士又起來說道:“公主殿下,我想代表大家問一個我問題。”

不知道為什麼。

這個尹士把這句話說的聲音很大。

以至於丁哲在二樓也能夠聽清楚。

“你說……”

明書媛說道。

“公主殿下,我們還要帶著惡魔龍帥這個累贅麼?”

尹士大聲地說道:“您知道,這一次逃亡,我們九死一生,帶著他弄不好會拖累我們……”

“好了,這個問題,我想我已經說過了,以前西原國還在的時候,惡魔龍帥曾經救過我。”

明書媛斬釘截鐵地道:“現在我們雖然已經窮途末路,但是請相信我,隻要我們還有最後的力量,就絕對不會拋棄任何一個對我們有恩的人。”

“更何況,此刻在明開市主事的三大勢力之一,曾經是惡魔龍帥的敵人,我若是把他丟在這裡,他必死無疑……”

“就這樣吧,大家各自去準備,明天早上我們動身……”

明書媛說道。

“好吧!”

“走吧兄弟們!”

所有的人紛紛起身。

而丁哲則是歎息了一聲。

他不知道該如何說明書媛的決定。

感激?

似乎有點。

不過還有一點哭笑不得。

若是儲物戒指還能打開,自己用她保護?

同時,丁哲也有些奇怪。

到底自己什麼時候救過明書媛?

怎麼自己一點都不記得了?

哢!

哢!

哢!

樓梯口傳來了明書媛的腳步聲。

緊接著,丁哲看見明書媛從樓下走了上來。

看了一眼丁哲,然後用歉意的眼神看著他,同時說道:“尹士是故意說給你聽的,不過你彆在意,這群人除了不會說話,什麼都還好……”

“我知道。”

丁哲摸了摸鼻子。

然後抬起頭看著明書媛:“其實,我在樓下說的話,也是真的。”

隨之他又自嘲地聳了聳肩膀:“不過無所謂了……”

然後丁哲就轉身看向了窗外。

而明書媛則是站在那裡默默地看著丁哲的背影。

半晌,無奈地道:“你是不是不記得什麼時候救過我了……”

“好像真的是。”

丁哲點頭。

“你記不記得域外戰場深處有一個叫做普昌山的地方……”

“嗯!”

丁哲思索了起來:“普昌山,我第一次帶領八百白袍戰勝了老對手天海門……”

“那是我剛剛出道的時候……”

“太久遠了,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是啊,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明書媛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自己的床邊,從床頭拿過了一個木匣子,輕輕打開。

裡麵赫然擺放著一枚綠色的玉髓。

她伸出兩個手指頭,輕輕拿出了玉髓,放在眼前看著。

同時說道:“有一天,你去普昌山的一個酒館喝酒……”

“那酒館的名字叫……”

丁哲的眼睛猛地一亮:“普昌山隻有一個酒館,叫做烈焰紅唇!”

“你是那個舞女?”

丁哲用手指著明書媛。

記憶的閘門一下子打開。

原來,五年前,他的確是曾經在普昌山的烈焰紅唇酒館救過一個舞女。

當時那個舞女被許多人追殺。

他保護了她一段日子。

並且把她送到了西原國的邊境。

此刻,他纔想起來。

明書媛就是那個舞女。

“當時西原國還存在呢,老國王也存在。”

明書媛悠然地道:“公主也還小,有一天,因為婚姻的事情,公主和老國王發生了爭執,便自顧自地逃出了開明市……”

“公主當時覺得憑藉自己的本領,即便是冇有爸爸的庇護,也一定會成就一番事業。”

“隻是,來到了域外戰場之後,卻是被血淋淋的現實給打得頭破血流……”

“知道嗎,我壓根不想當什麼舞女,是那群流氓把我抓住逼著我當舞女的……”

“而那天剛好是我第一次跳舞,按照那群流氓的安排,當天晚上我會被安排接客的……”

“我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你,我本能地覺得,你能救我,所以纔有了後來的事情……”

說到這裡,明書媛的臉頰一紅。

她走到了丁哲的身邊。

把那枚玉髓遞給了丁哲:“後來,我回到了開明市。”

“回到了我父親的身邊。”

“我原本以為,我父親會臭罵我一頓。

“哪知道,他什麼都冇說,隻是把這個東西給了我,然後對我說,想要混域外戰場,冇有實力可不行……”

“我知道,老爸的意思是,若是我執意再去混域外戰場的話,他會竭儘全力幫助我……”

“可惜,從那以後,我就失去了離開老爸的勇氣。”

“西原國滅了之後,我就一直跟著我哥哥。”

“而這枚玉髓是我爸爸留給我們兄妹唯一的財產。”

“雖然,從那個時候到現在,它已經貶值了,不像當初那麼值錢了。”

“不過它對我還是蠻重要的。”

“現在我把它送給你了。”

“哎……”

丁哲歎息了一聲。

拿起了那枚玉髓看了看。

見這枚玉髓不是很大。

寬度也就在一點五厘米左右。

長在五厘米。

通體碧綠。

而在中央還拴著一個蝴蝶結。

顯然這個蝴蝶結是明書媛所為……

皺了皺眉頭。

丁哲捏住了那枚玉髓,同時說道:“你不會失望的,我的公主殿下……”

說完,丁哲毫不遲疑地把那蝴蝶結解開。

然後掰碎了玉髓,同時直接把裡麵的綠色的汁液倒入到自己的口腔裡麵……

“嗯!”

丁哲長出了一口氣。

整個人舒緩下來。

隻要有了這第一枚玉髓,一切就都會往好的方向發展……

“沒關係的。”

明書媛用寬厚的眼神看著丁哲:“真的沒關係的,我已經冇什麼可失去的了……”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轟!

的一下子,大門被人打開。

緊接著,尹士帶著幾個明書媛的死黨衝上了樓梯:“公主殿下,快逃跟我們離開這裡,喬飛叛變了,她把您的訊息賣給了天海門的伏文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憶遠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丁哲主角的小說,丁哲主角的小說最新章節,丁哲主角的小說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