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深人靜。

陳家。

古色古香的臥室中。

陳老太太終於醒了過來。

昏迷一天,可陳老太太臉上依舊怒意難平。

陳道平和陳天生在旁守候。

白天陳老太太怒極攻心,吐血暈倒,驚動了整個陳家。

一番雞飛狗跳後,總算是平息下來,好在陳老太太的身子骨倒是冇受到大影響。

“道平,這一天,我陳家已經成了豪門之間的笑話了吧?”陳老太太問道。

陳道平沉聲說:“回稟媽,笑話是有,不過將陳天養之死歸咎在霍震霄身上,倒是並未掀起我們預料中的大波瀾。”

聞言。

陳老太太淒然一笑,老眼含淚:“可笑啊,可悲啊!我陳家繼承者被人殺了,居然還要讓旁人來給個台階下,這……到底算什麼道理?”

陳道平和陳天生儘皆神情冷厲,怨憤。

陳家俯瞰眾生,向來都屹立雲端之上。

哪怕年月不及世族門閥,可在真實實力,依舊不懼世族門閥。

優越久了,突然遇到這種事,讓所有人都如鯁在喉,雷霆炸怒。

偏偏,這一切逆轉得讓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霍震霄的出現,橫壓全場。

陳道臨的一番說辭,更是無形大手撫平了大部分陳家掌權者心中的憤怒。

陳東一個大雪龍騎軍十二金衛龍頭衛的身份,瞬間讓所有掌權者心中的如意算盤打得鐺啷作響。

背後依靠的三十萬大雪龍騎軍,有望拉攏到陳家。

這讓所有人都心神盪漾。

區區一個陳家繼承者的人命,和三十萬大雪龍騎軍比起來,簡直微不足道!

但整件事,對陳家而言,確實是恥辱!

奇恥大辱!

若是冇有最後的峯迴路轉,哪怕是世族門閥的人殺了陳天養,陳家也不會如此快速地平息怒火。

為了利益,所有人愣是心甘情願的忍下了這等奇恥大辱!

“呼……”

陳老太太重重地吐出一口氣:“陳道臨他這次是真的如願了,老身真是冇想到,那個野種居然能攀上霍震霄那根高枝,最後居然能活下來。”

“家主……”

陳道平當即想開口。

可“家主”二字一出口,陳老太太神情陡然凶戾起來:“他不是家主,他不配當這個家主!以權謀私,枉顧陳家臉麵,這樣的人,豈能當我陳家的家主?”

一番怒斥,嚇得陳道平臉色大變,急忙跪地道歉。

饒是默不作聲的陳天生,也嚇得後背汗毛炸立。

臥室內,氣氛森然。

陳老太太滿臉凶戾,憤怒難平。

咬牙切齒地說:“他陳道臨,一昧的包庇偏袒陳東那野種,枉顧我陳家鐵律,這繼承者存在還有什麼意義?他倒不如直接獨裁了,指定陳東那野種當下任家主更好?”

見老太太生氣得厲害。

陳天生急忙勸慰:“奶奶息怒,家主終究不敢強行違背所有人意願的,這陳家是大家的陳家,不是家主一人的陳家,就算偏袒,但家主終究無法避過殘疾人無法當家主的鐵律。”

頓了頓,陳天生得意一笑:“陳東那野種現在成日與輪椅相伴,家主大壽之日越發的近了,隻要大壽當日,他站不起來,那家主就與他無緣,從今往後,陳家也再無那野種一席之地!”

陳天生的勸慰,讓陳老太太的神情緩和了一些。

目光閃爍了一下。

陳老太太還是擔憂道:“站不起來,可萬一中的萬一,他站起來了呢?”

陳天生和陳道平同時一怔。

陳老太太唉聲歎氣道:“這世上隻有死人纔沒有機會,老身為了扶持天生你啊,就是想趁著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舉讓那野種入了黃泉,就萬事大吉了,可冇想到……”

“媽,您消消氣,天生說的也有道理,陳東的傷勢咱們都清楚,要我說啊,彆說是萬一中的萬一了,就是一百個萬一,那野種也絕對站不起來了。”

陳道平忙說道:“從今往後,他就算有大雪龍騎軍的龍頭衛身份,也最多是和咱陳家利益捆綁,在陳家有一席之地罷了,家主照樣是天生來當的,您老啊,就安心吧。”

陳天生一動不動,但聽到陳道平的話,金絲眼鏡下的雙眸,依舊迸射著火熱。

家主之位……是他畢生追求!

他從小到大,一直拚命努力,就是為了得到家主之位,執掌陳家,享受萬丈榮光,還有權財!

陳老太太情緒漸漸穩定下來。

望了一眼陳道平,長籲一口氣:“或許確實是老身多慮了,事實該你所言那般吧。”

說完,她又看向了陳天生,語重心長地說:“天生孫,老身可是把所有希望都傾儘在你身上了,咱們隻要等到家主大壽那天,陳東那野種站不起來,就大事可成了!”

“多謝奶奶栽培!”

陳天生當即跪地,由衷感激。

目光看著地麵,陳天生嘴角卻是勾勒起一抹不屑的輕笑。

站起來?

陳東那野種,當初不死都已經是大造化了,殘疾了還想站起來?

簡直癡人說夢!

家主大壽一天天臨近,時間越來越短。

真等到家主大壽那天,無數豪門來賀壽。

他陳東也隻配坐在輪椅上,羨慕我成為下任陳家家主,享受所有豪門的道賀恭喜。

“我陳天生纔是最該坐上陳家王位上的繼承者,而你陳東……隻不過是街邊野狗,真以為你爸為你披上了一層皮,野狗就能成王了嗎?”

“當我陳天生坐上王位的那一天,我要所有豪門,乃至陳家人,都在我身下顫抖!”

這是陳天生心中的想法。

“天生,你先下去吧。”

陳老太太忽然說道。

陳天生起身離開。

半晌。

陳老太太這才緩緩開口:“事情越來越麻煩了,老身千算萬算,怎麼也冇算到,那野種居然能和霍震霄有關係,這一個大雪龍騎軍龍頭衛的身份,算是把那野種徹底抬起來了。”

“是啊,再想動那野種,也得考慮一下霍震霄和三十萬大雪龍騎軍了。”

陳道平語氣也變得低迷頹喪起來:“而且,媽你彆忘了,那野種還是洪會元字輩長老呢,他身後還有洪會的身份。”

陳老太太目光一凝。

隨即歎息道:“但願佛祖保佑,讓那野種直到陳道臨大壽時也站不起來吧,不,最好是一輩子都站不起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憶遠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越回到四歲小奶團 蘇軟軟蘇妙,穿越回到四歲小奶團 蘇軟軟蘇妙最新章節,穿越回到四歲小奶團 蘇軟軟蘇妙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